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浏览
阿里竟在京东总部门口开了一家盒马鲜生,带头人还是京东旧将
发表时间:2018-01-04

  据悉,盒马鲜生亦庄一店即将开业,京东总部也在配送范围之内,据盒马内部人士透露,2018年的新店计划还会在亦庄再布一子。这一战,对于阿里和京东来说都至关重要。

  京东的首家7Fresh开业三天后,盒马鲜生也开始放出了“大招”。

  1月3日,盒马鲜生宣布2018年将在北京现有五家门店的基础上,新开30家门店,包括西直门、广安门、双井等商圈,从而使得北京主城区消费者均可以享受盒马30分钟送达服务。

  盒马CEO侯毅表示, 2018年除了继续拓展城市布局外,盒马会将更多精力集中在北京市场。

  一方面是由于北京的市场热度,据透露,北京首店十里堡店开业的第二个月,业绩就超越了上海的成熟门店,成为盒马全国销量第一的门店;但另一个毋庸讳言的原因则是北京是京东的大本营,盒马在此地加大火力,也是配合阿里的整体战略部署——2017年8月份,天猫就宣布了启动北京中心战略。

  据悉,盒马鲜生亦庄一店即将开业,京东总部也在配送范围之内,据盒马内部人士透露,2018年的新店计划还会在亦庄再布一子。

  这一战,对于阿里和京东来说都至关重要。

  “盒马效应”

  过去的一年,盒马鲜生可谓独领风骚,是当之无愧的新零售网红。

  “盒马的目标设定是很清晰的,2015年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来做系统,2016年去进行模式探索和创新,现在这个阶段的目标就是开店,快速在一个城市成为第一。”2017年6月,侯毅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的采访时就表明,未来的目标就是加快开店。

  当时,盒马在全国的店铺只有8家,据说,阿里CEO张勇(花名逍遥子)设定了全年15家的开店目标,但到了2017年底的时候,盒马鲜生已经在全国7个城市,开出了25家店铺。

  鉴于此,2018年30家的目标也算是一个保守的说法,就像上述内部人士所说的:有多少开多少,舍命狂奔,迅速完成覆盖。

  其中多家门店已实现单店盈利。盒马提供的数据显示,现在用户平均月购买4.5次,单店坪效是传统超市的3~5倍;线上订单占比超过50%,营业半年以上的成熟店铺,如上海金桥店,线上订单与线下订单比例约为7:3,据说,这家店铺的落成还带动了原本人气不足的金桥国际商业广场的店铺租金和周边房价,“盒区房”的概念也正因此而来——意即在盒马鲜生“三公里配送”范围内的区域。甚至网上还流传着一个“弃住千万豪宅,只为租住‘盒区房’”的桥段。

  市井故事或真或假,但盒马鲜生引发的商业“围观”则是有目共睹的——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可口可乐、百事可乐、日本永旺等跨国企业的一把手都曾到盒马鲜生参观拜访,在给侯毅的一封信中,日本永旺株式会社CEO表示,盒马鲜生高效可控、运转灵活的系统打开了零售科技的一个新局面,也打破了旧有的零售观念,真正挖掘到了消费者的潜在需求。

  而与这些传统零售商的合作也成为未来盒马鲜生开拓的一个方向。此前,盒马就与三江购物共同打造了宁波盒马甬江店;而西南地区的首家店铺,也是盒马鲜生与贵州市当地零售企业星力集团合作的产物。而据上述内部人士透露,西安、武汉等城市的政府高层已经向盒马递出了橄榄枝,2018年也会在这些城市有所布局。

  竞争者出现

  希望能够输出新零售模式的盒马鲜生,也确实成了“模仿”的对象。

  不过侯毅认为盒马的整体优势是很难复制的,“前台的POS,ERP、后台的物流,配送,App,是完全一体化的系统,同时,盒马的账户与阿里的支付体系是深度绑定的。”

  作为阿里新零售的样本,盒马的目标不是要做成一个线下超市,而是做到线上和线下的流量互通。举一个例子,有一次,当盒马店铺里面每天能卖80箱的距保质期还剩一周的牛奶的时候,还有20箱的库存。当天店铺迅速启动营销,以前所未有的“买一送一”的优惠价格进行打折销售,尽管如此,从下午一点到六点,店铺里只是卖掉了十几瓶——传统零售“守株待兔”似的销售弊端由此可见一斑。6点之后,盒马从众多会员中提取出买过延世牛奶或者高端牛奶的客户,统一推送了打折促销的信息,结果三分钟之内,20箱牛奶被抢售一空。

  确实,这种能力非初创型的企业所能实现的,但同时具有线上流量优势,又能够提供配送物流和支付系统一体化服务的巨头公司则有机会孵化出一个可能的对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7Fresh”就被一些人称之为盒马鲜生真正意义上的“对标版本”,从外表上看,前者同样拥有4000平方米的面积、可供堂食的就餐区、销售生鲜食材、快速送达、线上线下互相导流的模式。

  “很多企业来盒马参观,也有很多的模仿者,但是大多数没有想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很多停留在线下门店+APP如何提高销售这个层面;但对盒马来说,实体店只是流量运营,我们所有的事情是围绕会员和体验来做的。”侯毅说,如果没有清晰的目标,只是照搬一个样子,那么肯定是会走偏的。

  事实上,侯毅曾是京东的一员“老将”,他在2009年加入京东,先后担任京东物流的首席物流规划师及O2O事业部总裁,参与和见证了京东由小到大的迅猛发展——知己知彼的侯毅,能否抵挡住7Fresh这个后来者的进攻呢?

  杀手锏

  目前来看,盒马鲜生已经抢占了先机——模式上已经有了两年多的探索和进化。

  “生鲜是高频商品,做通了高频,低频就更简单了。”侯毅说,“而且当你占据了中国最大品类的市场、流量和强粘性的特点,在app上可以有充分想象的空间。”

  比如,现在盒马不仅销售生鲜食品,还会销售药品、丝袜、成人用品、女性用品等多种商品——不一定会在货架展示,但会7*24小时在线销售,在极短的时间内送到消费者家里。

  而在品类扩展之外,自有品牌的构建是一个重要的发力点。

  1999年就加入上海可的便利店的侯毅,有着多年的零售和电商经验,在他看来,零售企业商品的竞争能力,有两个核心,一个是定价权,一个是议价权,通过做大规模可以提升采购能力,产生议价权,这是京东的模式;另一个则是定价权,就是要构建品牌。“未来利润的来源,要赢得议价权和定价权。”侯毅说这也是盒马需要重点突破的领域。

  目前,盒马已经推出了盒马味道、盒马工坊、帝皇鲜等多个自有品牌,在侯毅的构想中,未来1万个单品里面,就要有3000~4000个来自于自有品牌。

  “在时间不成熟的时候,不要过早去把业务铺的太大。现在盒马很清晰的,在什么阶段做到什么规模,什么时候做什么业务。”侯毅说,盒马在布一个很大的局,“现在不想说的过多,因为这会让别人听了感觉很有威胁。”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c